你還沒有登入 / 加入會員唷!
馬上成為會員就可以 收藏 你喜歡的文章囉!
登入/加入會員
收藏成功
已複製連結
醫療

護理師的前線日誌:遲來的「不急救同意書」,讓他白白遭受苦難

  • 健康2.0
  • 2018/06/22 11:02
  • 字體放大
  • 阿萬伯的個性有點古怪,如果跟他不熟的人,一定會覺得他很兇,不過其實他只是講話重音比較明顯罷了。本來就知道病況不好的他,經過幾場醫療家庭會議討論後,決定不再接受化學治療,改用緩和性的支持療法,維持生活品質,並照會了安寧團隊介入共同照護。

     

    說好了早上要來的安寧醫師,卻遲遲不見人影,等到了傍晚,才看到她匆匆踏入病房。而阿萬伯送上的「禮物」竟是──直接流血來迎接她。不要以為醫生就不會害怕,她被嚇得花容失色,只好火速飛奔至護理站。

     

    安寧病房內,上演「血淋淋的戰役」

    說起來不誇張,人可以從清醒一路吐到昏迷,可以從抱著臉盆吐,到躺著繼續吐,口中的鮮血不停冒出,將抽痰管放進去,抽出來的盡是堵住呼吸道那些暗紅色血塊。快速將可以監測的機器都擺設妥當之後,檢視病歷內沒有所謂的「不急救同意書」(DNR),這樣的情況之下,醫院處理的原則就是「搶救到底」。

     

    此時,開始展開了一連串的CPR、插管,另一方面有人負責開始聯絡家屬,看他們之前有沒有討論過,遇到這種情況時希望怎麼處理──心跳從沒有壓到有,血壓從量不到灌到破100,看不到所謂的喉頭三角地帶,卻也很神奇的on上了endo(插管)。

     

    護理師的前線日誌:遲來的「不急救同意書」,讓他白白遭受苦難

    示意圖/TVBS

     

    看著阿萬伯躺在血泊當中,我們手上也是沾滿了鮮血,依然絲毫不敢停下片刻,如果家屬看到這種場面,一定相當震驚的喃喃自語:「剛剛離開前,不是都還好好的嗎?」

     

    遲來的DNR,讓他白白受苦

    急救了30分鐘後,期望看到的心跳、血壓都出現了,連血氧濃度也都上升到百分之百。此時兒子出現了,顧不得地上都是血,大聲疾呼:「阿爸,你咁有安作?(台語)」醫生向他解釋,擔心的出血風險果然發生了。

     

    兒子說,阿萬伯早就說過不要插管、CPR這些,只是因為家屬認為簽了DNR,好像會被醫療放棄,在還沒發生事情時,遲遲不想簽署,他悔恨的說著這些考量,卻讓爸爸白白遭受這些苦難,說著說著竟難過的哭了。

     

    做得太多,反而讓傷害更多

    最後,總算是簽下了所謂遲來的DNR,但是救也都救了,也不能把插好的管子拔掉,因為如果此刻拔除氣管內管,病人可能就會立即死去,這在法律上並不被允許。

     

    護理師的前線日誌:遲來的「不急救同意書」,讓他白白遭受苦難

    示意圖/TVBS

     

    果然還是延遲2個小時下班,回到家,除了身體疲憊不堪,心裡更是心繫著阿萬伯,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卻不是在救人,而是在傷害病人,因為沒有DNR,我們只能幫他急救,但其實他並不想,想著想著就覺得難受。

     

    身體的疲累,透過休息可以緩解,但心裡的累,卻無法因為休息,而覺得好過一些,我們是訓練出來完成救人的使命,但有時候卻相反的做得更多,傷害更多,這都不是我們的初衷,但現實生活中的類似事件,卻不停的在上演。

     

    ◎ 本文摘自/《存在的離開:癌症病房裡的一千零一夜》林怡芳 著

    ◎ 編輯/王家瑜整理  ◎ 圖片/達志影像提供

     

    相關文章

    別害怕談論死亡!面對爸媽生命末期,如何陪他走過最後階段?

    傅達仁勇作烈士爭取生命自主,醫師說:善終的方式還有其他

    最後旅程自己決定學日本人準備「終活筆記本」

    香氛轉化罹癌恐懼 精油芳療成安寧照護輔助療法

     

    按這裡→加入健康2.0LINE  保健新知搶先看

    護理師的前線日誌:遲來的「不急救同意書」,讓他白白遭受苦難
  • 人氣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