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 56 週六、日7點
CH 56 週六、日7點
  • 10
  • Dec
  • 2019

她乳癌晚期,老公緊步跟隨  並非愛相隨 而是為了…

曾金月 整理 2019/12/10 16:43

我在群組公開推薦幾本書,提供給有需要的姊妹們,其中包括《媽媽 我好想妳:給病人與家人的關懷手記(中英對照)》,一本溫暖的繪本故事。

 

「我想要借這本,可以嗎?」美蓮發了一個私訊給我。

 

「當然好啊!」當她前來取書的時候,我正好在離家不遠的地方,我要她在轉角處玫瑰開放的地方等我。

 

她乳癌晚期,老公緊步跟隨  並非愛相隨 而是為了…

示意圖/TVBS

 

一路跟隨,發出求救的心聲

那時候,天空下著微微的雨,她的先生開車載她前來,下車後的她,居然不聽勸的尾隨在我的身後。

「妳的體力不好,待在這裡等我就好了,我上去拿完馬上就下來。」我體貼地說。

「於廷姊,妳有認識律師嗎?」停下腳步的她,居然開口問了意外之事。

「有啊!怎麼了?」我說。

 

「我先生限制我的行動,不讓我跟任何人互動,因為他知道娘家爸爸給我一塊地,還有另外一塊哥哥的土地寄放在我名下,我自己覺得身體快要不行了,我一定要趕快把東西轉移到其他的姊姊那裡去,否則就會……,不行,這樣就太對不起疼愛我的爸爸了……。」她邊說就要掉下淚來。

延伸閱讀:這群人有70%會罹患慢性病,「這種病」失能風險排名第二

 

我的腦子像是被雷電擊中一般,在這之前,所有訊息都是她向親友借錢打化療的事,所以群組中也提供了許多資源給她。

 

「於廷姊,我的那塊地已經賣出變現,先生還不知情……,我的錢想留給小孩當教育基金,要怎麼找律師把這些事情說清楚?」她的聲音突然慌亂起來。我瞬間秒懂。

 

「但是老公亦步亦趨地跟著,妳要怎麼和律師見面呢?」我問。

「唯一可以跟他分開的時刻,就是在醫院化療的時候,因為他不喜歡醫院,不會跟著我,可不可以給我律師的電話,但是請他不要聯絡我,等我方便,我就打給律師,針對需求,請求給予指導。」她彷彿想過細節作法,娓娓道來,「然後,我想麻煩律師在我住院的時候,前來醫院一趟,和我見面。」

 

延伸閱讀:她得到乳癌,卻寧死不化療!女性「這個階段」罹癌比率高

 

真實上演遺產攻防戰

這不是保密防諜的戲碼,而是真實上演的遺產攻防戰。

 

「於廷姊,當妳傳訊息給我的時候,就以借書作為代號,如果我說話有遲疑或沒回應,就是不方便,事後會再回撥,不要傳送跟這個事件相關的任何訊息給我,因為先生會隨時檢查我的手機,也會偷聽對話……。」

我點了點頭,默默為她的難為表示辛苦。

 

「妳要借書嗎?」成了通關密語

「天哪,我的天啊,這是人過的生活嗎?妳怎麼有辦法忍受?」我心中滿是不捨。

「他把工作辭了,就是故意要鎖著我,因為父親名下給的財產……。」她臉色暗了下來。

拿了書之後,她捧著沉重的心,走進了雨幕之中,往車子所在處慢慢移動。因為明瞭她的身體狀況,也懂得她的焦慮,於是馬上聯繫多年前曾協助我的陳律師,好心的律師朋友一口就答應了。

 

正巧當天,我要參加ABC(乳癌轉移、復發)病友活動,於是委託值得信賴的春妹,和陳律師在醫院會合之後和美蓮見面,並達成初步共識。果不其然,之後的幾次電話,先生都在旁邊盯著。

 

戰戰兢兢完成自書遺書

這裡有幾本好書,妳要借嗎?」我們的通關密語。

「於廷, 妳拍封面照給我看看,考慮之後,再打給妳……。」她則回應。

如此這般,她和陳律師經過2、3 次的輾轉與討論,大抵確定以「自書遺囑」的狀態呈現。

 

那天,決定前往律師事務所簽署遺囑,美蓮先請先生送她來我家,說明我們有幾位姊妹相約吃火鍋,因為生意太好所以要提早到,先生開車離去之後,我們兩個隨即轉身搭上小黃赴約。

 

來到了定點,在陳律師的導引之下,以她的意見為前提,陳律師的文稿為版本,由她一個字一個字戰戰兢兢地完成,最終簽下她的姓名。

 

坐在身旁的我,似乎聞到了腫瘤破裂的特殊氣味。卡卡的肢體,可以感覺忍受著身心劇烈疼痛的她,是多麼努力的想圓滿這件事。

 

春妹及我,在一式三份的遺囑上,簽下了我們見證者的相關資料。

 

抬頭看,她沒落淚,但些許激動地說出感謝。她取出兩份紅包給我和春妹,同時也呈上一份給陳律師。

 

「謝謝您願意來病房,讓我詢問相關事宜,這是我感激的心意,請千萬不要拒絕。」她再次向陳律師道謝。

 

延伸閱讀:緩和安寧,曾讓抗癌鬥士想逃!做這事才知是慈悲 最美的善終

 

現在,我可以放心輕鬆地離開了!

圓滿完成這件微小心願後,陳律師趕搭高鐵北上,春妹則自行離開。

 

美蓮與我,搭上Uber 驅車前往她的娘家,將完成的遺囑放置在父親的房間內,隨後她特地打電話給姊姊。

 

「阿姊,我的遺囑完成了,放在父親的房間裡,等到那一天到來,麻煩妳幫我取出來公告,還有兩條鑽石項鍊,請在女兒長大之後,代替我這位媽媽送給她們兩個,原諒我無法陪伴到老,這是身為母親的我,所能做的最後的祝福!」淚水在交代聲中滾落臉頰。

 

一周後,美蓮回診看報告,原來乾淨的肝,已呈現滿天星的狀態。

 

「於廷姊,謝謝妳……,還好我們完成了,雖然腫瘤一直沒有停止地長在胸口,也潰爛了,但我真的不怕死,只怕沒有保管好父親交託在身邊的東西,現在我真的輕鬆了,已經好累好累好累……好久了。」她在電話那一頭傾訴。

延伸閱讀:哭點低的慎入!癌爸的最大心願:陪愛女開學去

 

半個月之後,她住院了。每天在醫院裡面最期待的事,就是女兒下課之後到醫院的陪伴時光,屬於她的溫暖時刻裡,她的先生,幾乎永遠缺席。

 

直到在世間的最後一個晚上,剛洗完澡後的美蓮,又吵著要洗澡,看護說剛洗過,我理解她應該是想要離開了。

 

一位在現場的群組姊妹和她的先生聊聊後事:「準備得如何?」

她的先生非常明確地說:「已經和葬儀社談好了所有細節,只要呼吸停止了,就直接送往殯儀館。」

 

「不讓她回家了嗎?」姊妹問。

「家裡有長輩,所以就不了。」先生說。

清晨2 點多,她平靜地離開,不再被禁錮與監視。

她沒有回到真實的家,卻得到心靈上最大的平和。

 

雨停了,我還在……

當美蓮的身後事全部圓滿後,她的家人們一同前往律師事務所,由陳律師親自宣讀自書遺囑的內容,雙方無異議。

 

關於自書遺囑,《民法》第1190 條規定:「自書遺囑者,應自書遺囑全文,記明年、月、日並親自簽名。如有增、減、塗改,應註明增減、塗改之處所及字數,另行簽名。」立遺囑人必須親自到場,同時自行書寫,不可以代理,減少日後糾紛。若有相關遺屬預立之需求,可以進一步請教專業律師。

 

◎ 本文摘自/《此生借過》賴於廷 著

 圖片來源/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提供

 

相關文章

啊,我的乳房好痛!這3種才與乳癌有關

乳癌治療現曙光!口服標靶納健保給付晚期轉移也有救

醫師教你防癌調理!對抗乳癌、卵巢癌3大關鍵營養素是重點

 

按這裡→加入健康2.0LINE  保健新知搶先看

她乳癌晚期,老公緊步跟隨  並非愛相隨 而是為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