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還沒有登入 / 加入會員唷!
馬上成為會員就可以 收藏 你喜歡的文章囉!
登入/加入會員
收藏成功
已複製連結
醫療

腦神經專科醫師也會腦中風!14天就恢復正常 他親身經歷告白

  • 郭庚儒 整理
  • 2019/11/20 16:41
  • 字體放大
  • 高雄長庚醫院中醫針傷科神經學主治醫師邱顯學,是台灣少數受過西醫神經科訓練並且擁有雙執照的中醫師,更是腦中風中心的會員。他致力於研究中西醫防治中風之道多年,卻難逃中風的魔爪,41歲那一年,致命的3分鐘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

     

    腦神經專科醫師也會腦中風!14天就恢復正常 他親身經歷告白

    示意圖/TVBS

     

    我努力保持清醒,記下這個時間,2009年2月25日,星期三。

     

    這一天,我覺得特別疲倦。早上已喝過一杯咖啡,下午4點再喝一杯,但身體上沉重的倦怠感卻沒有改善。

     

    下午5點整,我準時離開高雄長庚中醫科系辦公室,欲前往腦中風中心的月會會議地點。步出辦公室時只覺得似有睡意,就像一般人感到疲倦時那樣。我低頭看著地板走路,一路上與科系秘書及研究助理對話。

     

    此時,後腦勺頭皮突然一陣發麻,麻感極快速地擴散至我的雙眼視野周圍,就好像有一片荊棘倏然地包圍過來,往我的視線中心靠近。

     

    我停住腳步,瞬地抬頭看著走廊前方,景色依舊。

     

    我再度低頭凝視著地面,有一股疲倦地想躺下的念頭。

     

    但緊接著,剛剛後腦勺的一陣麻感之後,我的右半邊身體知覺減弱,我想跨出右腳走路時發現,一腳踩在地面上卻沒有反作用力的踏實感,只見右腳一直在晃動,如馬匹前腿抬起,在空氣中畫圈一般。

     

    我的嘴裡一直嘟嚷著:「為什麼我踩不到地板?我踩不到地板……」

     

    科系秘書轉頭看我,語氣緊張地說:「邱醫師,你臉很紅。要不要請總醫師來幫忙?……」我聽不太清楚秘書說些什麼,頭腦還有滿滿的脹感,只能以僅存的意識思索了一下,臆測自己應該是中風了!但現在,只有左手還能動,該怎麼辦?

     

    情況不對了!我近乎結巴地對秘書說,請她幫我連絡尚在辦公室的中醫部總醫師來協助,我在這裡等(事實上是我根本無法移動)。

     

    然後,我再跟研究助理說,不礙事,別緊張。然後請她替我去腦中風中心的會議簽到並請假。在腦袋昏脹中,我目送她們兩位疾走,消失在長廊盡頭,期間她倆還不時回頭看看我的狀況。

     

    「我不能倒……」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,倏地想起我的左邊胸口口袋裡還有針灸用針。就這樣,我單手拿針、拔插梢,往自己發麻的後腦勺正中線(督脈)插下去。

     

    說也奇怪,麻的感覺竟如一顆石頭掉入平靜水面,激起漣漪並擴散開來,腦袋的昏沉腫脹稍微舒緩了。把針留在頭上,我動了動右腳,仍然沒有踩在地面上的踏實感,但右手已經稍微恢復氣力。我用右手掏出褲腰袋上的手機,交由左手打電話給總醫師。接通電話後,他告訴我秘書已來電,他快抵達現場了。

     

    這時順道看了一眼手機顯示,時間為下午5點05分。

     

    驚心動魄的關鍵一小時

    那一年,我41歲。

     

    如果以一年365天、一天24小時來計算,我的生命已經走了359,160個小時。但是對我來說,至今恐怕沒有任何一個小時,像2009年2月25日下午5點02分過後的那一個小時,這麼樣地驚心動魄。

     

    檢查報告顯示是Left Corona Radiata(左側放射冠)接近Splenium(胼胝體最後側)處有急性小梗塞形成。回到急診室之後,神經科總醫師問我要不要打rt-PA ,我微笑地拒絕了,但要求吃3顆100mg的Aspirin(阿斯匹靈)。

     

    我的理由是:一、發生中風後有部份緩解、進步;二、3個月以後的預後 NIHSS scores最好可進步6分以上 ;三、萬一打了rt-PA之後出血呢?在權衡之後,我只願意吃Aspirin,自認為沒有必要過度消費健保。

     

    親身體會到復健有多難

    中風第三天,我的血壓回到130/80mmHg正常水準上下,此時物理治療師也來了。根據腦中風復健相關的研究,神經復健在罹病72小時內就可以開始,只要生命跡象穩定,越早做對於癒後越好。

     

    其實我根本等不及,從躺在病床上的那刻起,就不斷地在做用力測試的動作,也許是輕度腦中風的關係,還算能按照自由意志,做自己能做的事。

     

    此時,物理治療師教我做床上復健運動,我這時才體會到,難怪來做中風針灸的病人,常抱怨做復健運動有多麼困難與令人沮喪。

     

    當我自己在床上依照物理治療師的指示,學習復健動作時,心裡還真的很想罵髒話。這與治療師無關,而是自己根本難以用腳撐起腰臀,覺得很嘔,右腳沒有著力點的反作用力,要怎麼撐?心裡難免覺得沮喪。

     

    一直練習到自己出力時會喘,我就跟治療師說休息後再練習,請他先離開,他才離開,我就累得闔眼睡著了。

     

    整個白天醒睡五六次,醒來就練習復健動作,有人探望我就順便躺床休息。儘管院方沒有公開我中風的消息,但同事之間畢竟會奔相走告,更何況我還莫名其妙地停了門診。

     

    這一天的三餐飲食是由家人準備的枸杞鱔魚骨湯,外加服用自己開發的中藥飲一天六七包及枸杞鱔魚骨湯。入夜後,我覺得有點信心了,大膽練習站姿,嘗試著用手扶著床尾板,看看在站立時能否加強觸地的著力感。

     

    皇天不負苦心人,右腳踩踏地面的著力感出現,但右大腿還是難以撐直,用力的瞬間,左後腦似有一條線,會拉扯著讓右腿打不直。

     

    我不敢放棄,只要沒躺床上睡,就不斷的坐在床緣,重複練習坐著、站起的動作,而且盡可能只用右腿出力。

     

    第四天早上醒來,感覺右手揮拳已能精準控制力道及位置了,再扶著床尾板下床站站,咦,很有感覺。

     

    沒多久主治醫師同事來查房,他說,老兄你三天沒大便了,要不要吃藥?我笑笑說,體重又沒增加,下腹有點凸而已,會請中藥部同事拿麻子仁丸來吃,很快就可以解便。

     

    這一天我開始大膽移動腳步,右腿跨出、右腳踩下,身體重心前移,直到重量壓在右腳時,才緩緩釋放左腿的力量。確定右腿不會發軟,才將左腳抬起並快速往前踏。

     

    我用左手扶牆,右手持點滴架,一步步挪向洗手間。坐上馬桶的瞬間,心情非常愉悅!至少我可以自己移動去解便,就算沒有便意,做個練習也行。既然移動到了廁所,我就洗澡,順便看看性功能有無受影響,還好,身體右側沒有更無力,腦袋也沒事。

     

    ◎ 本文摘自/《下午5點02分,我中風了:中西醫雙執照、腦神經專科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》邱顯學 著  
    ◎ 編輯/郭庚儒整理  ◎ 圖片來源/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提供

     

    相關文章

    廖峻驚傳中風!高齡又有這些疾病讓中風悄悄上身

    「筋肉爸爸」年僅37歲腦中風!醫:預防年輕型腦中風5項檢查必做

    細胞治療可修復腦神經改善中風癱瘓、失語後遺症!

    「這種耳鳴」千萬不可輕忽!竟會造成腦中風、腦出血

     

    按這裡→加入健康2.0LINE  保健新知搶先看

    腦神經專科醫師也會腦中風!14天就恢復正常 他親身經歷告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