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 56 週六、日7點
CH 56 週六、日7點
  • 19
  • Aug
  • 2019

叫人戒菸難嗎?心理治療師這樣做

2019/08/19 19:00

要一個人戒菸你會怎麼做?告訴他「抽菸對身體不好,抽菸會導致癌症」。心理治療大師艾瑞克森醫師善用「醒覺式(evocative)溝通」,這種溝通方式有別於一般的訊息式溝通。

 

艾瑞克森通常會透過故事、隱喻、遊戲、困惑、任務、和催眠來提供個案不一樣的體驗。他的做法會使簡單的概念變得活靈活現。以下就是一個艾瑞克森經驗式治療的案例:

 

叫人戒菸難嗎?心理治療師這樣做

示意圖/TVBS

 

抽菸斗

1976年,當我(傑弗瑞‧薩德)還是一個研究所學生時,我去拜訪了艾瑞克森。當時,我喜歡抽菸斗。那是我的一個嗜好,我有一整套完整的工具。我自認為是一個年輕的心理學家,而心理學家給人的形象總是叼著菸斗。

 

某一天,我輕鬆地在艾瑞克森家的後院裡,叼著我的菸斗等著與他會面,我只是以一個學生的身份去見他,向他學習。輪到我與他會面的時候,他開始告訴我一個輕鬆有趣的故事,是關於他一個抽菸斗的朋友。

 

艾瑞克森說這個朋友很笨拙,因為他不知道該把菸斗放在嘴巴的什麼地方。是應該把菸斗放在嘴巴的中間?還是偏左1公分?還是放在嘴巴偏右一公分?這個朋友很笨拙。

 

然後,這個朋友很笨拙地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出煙,或是如何吐煙。他應該向上吐還是向下吐出煙?應該是擴散式地吐煙?還是集中吐出一圈煙?他很笨拙。

 

然後,這個朋友很笨拙,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握著他的菸斗。應該用拇指和食指握著?還是用更多根手指握著?是否該用五根手指緊握著菸斗的底部?他感到很笨拙。

 

當艾瑞克森在講著這個故事時,我心裡想著,「他幹嘛告訴我這些?我已經抽菸斗一段時間了,而且我一點也不笨拙」。

 

艾瑞克森繼續說著:這個朋友很笨拙,因為他不知道如何點煙。他應該用紙做的火柴、木頭火柴、還是應該用打火機?點火應該要點在菸斗的前面還是後面?這個火焰是應該觸碰到菸草,還是在菸草的上方就行?他很笨拙。

 

然後這個朋友很笨拙,他不知道這菸斗抽完要放在哪裡。他應該把菸斗放在桌子上?還是椅子上?應該放在菸斗架子上?還是繼續握在手中?他很笨拙。

 

潛意識連結:菸斗──笨拙

幾天之後,在開車回家途中,我停在紅綠燈前面,那時候,我內心裡面對自己發誓 「我再也不想抽菸斗了,我今後再也不想抽菸斗了」。整個過程沒有退縮,也沒有不舒服。存在的只是一個決定,而且是我自己的決定。只有一個成就,而且是我自己成就戒菸。

 

艾瑞克森改變了我抽菸斗習慣的情緒背景。我當時20來歲,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專業人士,我最不想要的就是看起來笨拙。我的潛意識一定是連結了艾瑞克森的話語:「菸斗──笨拙;菸斗──笨拙」。

 

某種程度上,艾瑞克森運用我的意識心智來對抗我的潛意識心智,因為在聽了他的笨拙朋友故事之後,每當我想拿起我的菸斗,我握著菸斗總是感到不舒服,我不確定該把菸斗放在嘴巴的哪裡,不知道該怎樣點煙,不知道該如何吐煙。我總是對於抽菸斗想太多,抽菸斗再也不是有趣的事情了。

 

改變行為的小元素 

艾瑞克森並沒有跟我直接討論抽菸斗這個問題本身,他改變了其中的元素。這是艾瑞克森學派的一個重要而且基本的原則:不要討論大問題,改變其中的小元素。如果個案自己 「把點連接(自己理出頭緒)」,那將會更有說服力,而且個案會有成就感。當艾瑞克森刻意提供一個新的情緒背景(笨拙),我自己把這些點連接起來了(抽菸斗連結到笨拙)。

 

如果艾瑞克森相信我的抽菸斗是一個完整單位,並用這樣的觀點來處理,結果可能完全不同。相反地,艾瑞克森引導我清楚地意識到我抽菸斗行為的種種組成元素,元素改變了,整個大問題也就跟著改變了,我就戒煙了。

 

艾瑞克森從未問過我有沒有繼續抽煙。相反地,他提供我一個機會瞭解我的行為,我了解到抽菸斗的行為跟我新的情緒背景相違背。也因著我的敏銳,我利用這個機會去改變,我也成功了。我戒煙了,而這是我自己自由意志的選擇。

 

◎ 本文摘自/《經驗式治療藝術:從艾瑞克森催眠療法談起》傑弗瑞‧薩德著 

◎記者/曾金月整理  ◎ 圖片來源/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提供

 

相關文章:

為什麼聽到「加油」反而心情更差?心理學家提出「ABC理論」解答

打敗悲觀基因!心理學權威:12個有效快樂方案,提升生活幸福感

被看不起、害怕別人眼光?阿德勒:不需要為了誰而活

怒氣、內疚、我怎會這樣… 面對負面情緒,快學1分鐘轉念法

 

按這裡→加入健康2.0LINE  保健新知搶先看

吸菸不只傷肺…再不戒菸,15種疾病遲早找上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