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 56 週六、日7點
CH 56 週六、日7點
  • 13
  • Jan
  • 2020

親手寫下800萬元借據、錄影存證,眼看房子不保了…幸好女兒做了這事 

曾金月 整理 2020/01/13 19:04

大門上貼了張紅色的郵務送達通知書:

依據民事訴訟法第138條,放置本通知書,茲有由○○地方法院寄交應送達黃○○之訴訟文書,得於兩個月內持本通知書及身分證件,至○○派出所領取。

 

黃奶奶識字不多,但看到通知書是紅色的,就覺得應該是很重要很緊急的,立刻打電話給為了公司業務經常出差,忙到這幾周都過家門而不入的女兒黃小姐。

 

匆匆趕回家的黃小姐劈頭就問:「媽,妳有跟什麼人打官司嗎?」看完郵務送達通知書,黃小姐也一頭霧水。

 

親手寫下800萬元借據、錄影存證,眼看房子不保了…幸好女兒做了這事 

示意圖/TVBS

 

一輩子以和為貴

「沒有啊!怎麼可能?我沒有告過任何人,也沒跟別人有衝突,誰會來告我?」黃奶奶也是一肚子狐疑。

 

黃奶奶40多歲時,跟了互助會,同事倒會落跑時,損失了近百萬元辛苦錢,當時還在世的老公勸她:「息事寧人吧,就當是對老同事的急難救助。」他們夫妻待人處事一向秉持以和為貴,哪會在年近八旬時還自找麻煩。

 

受菜市場名之累?

「也可能寄錯地址了?還是妳這菜市場名,同名同姓的太多,法院搞混了?」黃小姐也覺得百般不可思議,隨即陪著黃奶奶到附近的派出所。

延伸閱讀:看電視越開越大聲?聽力變差易失智、焦慮、憂鬱、跌倒

 

「黃奶奶,這是您的。」警員翻找了存放通知書的櫃子好一陣子,對照完身分證件,確認無誤後,才把印有○○地方法院的信封交給黃奶奶。

 

充滿回憶的房子去抵押

「媽,妳什麼時候去借錢?還把現在住的一樓房子拿去設定抵押?那可是我們從小住到大,充滿回憶的房子,爸走前還交代,要把我跟妹的房間好好保留,讓我們有娘家可回。」黃小姐的聲音充滿了疑惑不解。

 

「借錢?抵押?那是什麼?」黃奶奶一臉迷糊,不自覺地停下腳步。

延伸閱讀:她乳癌晚期,老公緊步跟隨  並非愛相隨 而是為了…

 

「這是法院寄來的,說要拍賣我們家一樓土地、房子的准予拍賣抵押物裁定,上面說妳有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800萬元,簡單說,就是妳跟債主借錢沒還錢,還一直耍賴,現在債主找上門來,說要拍賣掉妳抵押的一樓。」

 

「債主?借錢?林○○?這是誰?我不認識。」黃奶奶肯定地回答。

 

黃奶奶及黃小姐拿著法院的拍賣抵押物裁定,找律師諮詢,決定先對裁定抗告,並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、塗銷抵押權登記的民事訴訟。

 

「法庭交鋒錄」

「妳們主張的理由,是原告不認識被告,沒有向被告借錢,沒有簽過借據,沒有拿土地、建物設定抵押權?」法官問。

「是的。」

 

律師多次跟黃奶奶以及黃小姐開會討論,雖然會議過程黃奶奶偶爾答非所問,或是對事實的說明極為含糊,但根據討論的內容及銀行交易明細記錄,黃奶奶應該是不曾向被告借過任何一毛錢的。

 

證據確鑿、難以抵賴

「我們有錄影光碟,不論是簽借據、辦理補發土地、建物所有權狀、申請印鑑證明,都是原告親自書寫、親自申請及辦理的。」被告的訴訟代理人斬釘截鐵地說。

 

「庭上,我們收到的答辯理由狀繕本並未附上錄影光碟,請求被告應交付該份證據。」黃奶奶的律師說。

 

「原告應將錄影光碟交付給被告,兩造再具狀說明是否要聲請勘驗該錄影光碟,有無意見?」法官准許原告律師的聲請之後,詢問兩造。

 

所有行為影音全都錄

數日之後,黃奶奶的律師收到錄影光碟。

黃小姐及律師一遍又一遍播放錄影光碟,影中人確實是自己的母親,在自家一樓的客廳,拿著筆顫巍巍地在借據上簽名,名字寫得歪七扭八,誠然是出自於識字不多者的手筆。對方還故意在鏡頭前秀出一大疊現金,清楚點數著:「借800萬元,預扣利息30萬元,總共是770萬元的現金。」

 

影片中,在地政事務所及戶政事務所的櫃檯前,臨櫃辦理不動產所有權狀補發及申領戶籍謄本、印鑑證明的,也的的確確是黃奶奶本人無誤。

延伸閱讀:一位醫師的反思:關於安寧療護,病人家屬為我上了刻骨銘心的一課

 

太過刻意反而有鬼

但這一切,會不會表演得太過刻意?如果不是有心人士,怎麼可能場場都錄影?次次都拍照?這不是明擺著要打訴訟等舉證嗎?

現實的尋常生活裡,哪有人借錢借得這麼斧鑿深刻?

 

「媽,妳到底有沒有借過錢?到底認不認得鏡頭裡拿著現金的這個人?到底有沒有拿到770萬元?」

「我真的不記得了,不記得了,不記得了……」面對越來越生氣的黃小姐,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,黃奶奶搖著頭,聲音越來越低,越來越低。

 

頓失至親不知失智悄然上身

父親過世之後,母親變得遲鈍、不想活動,主動性越來越差,就連吃飯、洗澡,都常常需要不斷催促,還會在浴室裡耗費一大段時間,偶爾還會坐在客廳的籐椅上發呆半天。黃小姐一開始只是以「突失至親」的巨大變故來解釋,卻沒有想到母親可能生病了,需要的恐怕是醫療上的協助。

這回,她下定決心,不管毫無病識感的母親如何抗拒、如何耍賴,她都要帶著母親就醫。

 

第二次開庭,律師提出了臨床失智評估量表(CDR)及醫師清楚載明黃奶奶罹患失智症的診斷證明書。

 

失智評量出爐

「原告經檢測,臨床失智評估量表(CDR)是1,也就是,原告的日常生活自理尚可,但中度記憶力減退,對最近的事尤其不容易記得,涉及有時間關聯性時,則有中度困難。」

 

律師拿著證明文件:「原告的學歷不高、識字不多,晚年又多次因腦中大血管阻塞,造成腦皮質和皮質下區域中風,產生失智症。也因罹患血管型失智症,導致財務判斷能力嚴重受損。

 

一切行為不具法律效力

在簽被告所提出的借貸契約時,根本不能理解契約文字的意義,也不了解借款、利息、分期還款、設定抵押等的法律上意義及效果,屬於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,意思能力之人,所為的借款、抵押等行為是不具有效力的。」

 

「而且,原告生活無虞,沒有借款的需求,錄影光碟上秀出的那筆現金也從未曾存入原告銀行帳戶內。被告根本是有預謀的,才會故意拿出現金點數,還在帶原告去地政事務所、戶政事務所時刻意錄影、拍照,動機無非在於規避偽造文書的刑責。」法庭上,律師舉證歷歷地捍衛黃奶奶,條理分明提出主張及說明。

 

原告緊咬不放

「我們真的有借錢給原告,設定抵押也是原告親辦的。」被告仍舊堅持,毫不鬆口。

 

「除了無意思能力外,原告還有主張撤銷受詐欺所做的意思表示,借款的債權、抵押權設定的物權,兩項行為都是無效的。」律師犀利地為黃奶奶安身立命的房子,努力陳述。

 

房子真的要沒了?

黃奶奶跟黃小姐坐在旁聽席,儘管記憶功能已經一步一步惡化,聽到被告振振有詞地提及有交付現金、抵押權有效,及欲拍賣老伴留下的一樓等話,無家可歸的夢魘、有口難辯的委屈,讓黃奶奶忍不住淚如雨下、濕透了手帕。

 

沒了那房子,等於沒了家,沒了這一生最珍貴的記憶、沒了過世老伴的身影與味道,她怎捨得?

 

藉由抽絲剝繭調查證據,事實的輪廓終於慢慢浮現。

 

詐騙集團找失智肥羊

這群詐騙集團分工縝密,找到疑似罹患失智症的肥羊──黃奶奶之後,先是由一個和藹可親、假借關心獨居老人社工名義的婦女,堂而皇之進入黃奶奶位在一樓,並無管理員、攝影機,且進出方便的家裡。

 

假社工暖心問候

三天兩頭的噓寒問暖,卸下黃奶奶心防後,貼心地說:「這房子都這麼破舊了,怎麼住人?也該粉刷、整理一下,要不然,妳兩個寶貝女兒、女婿,要是邀公婆一起來看望妳,親家看妳家這麼寒酸,難免瞧不起,那妳女兒哪有好日子過?」

 

黃奶奶似懂非懂。

 

花800萬整修房子

假社工說:「妳一定是在擔心沒錢裝修吧?我們可以幫妳啊!」她拿手機撥了通電話,沒一會兒,一個西裝筆挺,自稱是「關懷老人專案」的銀行行員到訪,他直接打開皮包就問:「就800萬吧?」

 

黃奶奶還搞不清楚狀況,行員拿出數十疊現金開始點鈔,邊暗示假社工用手機錄影存證。

 

「奶奶,是800萬沒錯吧!」行員點著頭,黃奶奶也不知所以然地跟著點頭。

錄完影,假社工說:「奶奶,妳要把現金收好,趕緊存到帳戶裡。」一旁行員手也沒閒著,趕緊將所有現金都收進自己帶來的公事包裡。

 

實際上,詐騙集團不過是在手機鏡頭前,演了一齣借款、交付現金的戲碼。至於到地政事務所補發土地、建物所有權狀,到戶政事務所申辦印鑑證明,黃奶奶糊裡糊塗的根本任憑他們擺布。這麼複雜的過程,哪裡是大半輩子在包裝工廠單純付出勞力、天塌下來又有黃爺爺頂著的她所能理解的?

 

法庭上,律師提出致命一擊:

黃小姐擔心中風後的黃奶奶,常步態不穩容易跌倒,又怕她來不及打電話求救,曾拜託廠商在屋內裝設隱形的監視錄影器,鏡頭正好對準了客廳,並切割出不同角度兼顧其他地方。

 

監視錄影,把詐騙集團哄騙黃奶奶簽借據、將800萬現金重收入公事包、背對著黃奶奶時狼狽為奸的笑容,清楚還原,成了詐騙集團鋃鐺入獄的如山鐵證。

 

◎ 本文摘自/《失智症事件簿:法庭交鋒錄》鄭嘉欣著

◎ 圖片來源/達志影像/shutterstock提供

 

相關文章

那一杯便利商店的咖啡,竟要600萬元…

失智被詐騙1億元卻要回不到1成! 法律扶助諮詢全台上線

最新!喝酒易臉紅的人易失智每周啤酒喝超過「這量」就有風險

營養不足竟會失智!日醫學博士「自救法」,不只能延緩還能夠治療失智症

 

按這裡→加入健康2.0LINE  保健新知搶先看

親手寫下800萬元借據、錄影存證,眼看房子不保了…幸好女兒做了這事